磨山葵

杂食又懒惰

默默来玩
江苏卷 德哈 中年HE

【赤新】开门

我们的大侦探最近陷入了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的双低潮期,没头晕没脑热也没这里痛那里疼,但就是提不起精神。点的柠檬派外卖只吃了半个就放在餐桌上直到发霉进垃圾桶,甚至关了手机不想接案子,连《福尔摩斯探案集》都只翻了几页就随意地摊在了沙发上。

也不知是怎么了,大概是为了一个案件连熬了几天夜而岁月又不饶人,也可能是因为空调坏了让夏天变的更难熬,或者因为什么奇怪的其他原因。

于是侦探就攥着被角蜷着腿静躺在床上,眼睛闭上,睁开,翻身,再翻回去,反反复复几次却就是睡不着。哪里不对呢?日子一天天过着,称得上平静却没因此感到安心,一直盼望着明天但在明天到来之前不打算做任何事。

没和谁闹别扭——虽然前些日子在艺术馆楼顶和装模作样的怪盗先生再次针锋相对,但是这早就习以为常了不是吗;没被APTX4869的解药副作用缠身——也多亏了灰原,在解药产生不良反应之后及时研制出了第二解药让自己恢复了健康;也没纠结于和青梅竹马的感情——两个人默契地认为恋爱的事应该过几年再确定,联系未间断但也都没提过与恋爱有关的事。

黑衣组织毁灭之后,做回工藤新一的他为了学业来到美国读书,遇到了有思想有学识的导师,加入了足球社团并且成为了主力前锋;兰又拿了空手道大赛的冠军;少年侦探团在灰原的带领下依旧活跃;服部和远山来美国游玩,一星期前刚回日本;阿笠博士的减肥计划初见成效;爸妈继续满地球秀恩爱;听说就连妃英理阿姨的厨艺都见长,所以自己在这里萎靡不振什么呢?

没什么不对,只感到生活空荡,像是缺了点什么。

我们骄傲又迷惘的侦探思绪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了那个早已在心底不安分跳动却一直被刻意忽略的部分。这么说吧,大概就像是一个迷路的人明明早就发现林中的小屋却迟迟不肯靠近,偏偏要绕远道,特意去披荆斩棘才走到门前,在敲门前仍犹豫不决。

嘛,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求救吗?如果结果是越陷越深呢?

推开门看看好了,在害怕什么呢?也许有人在屋中,可以让自己恢复成那个神采奕奕的名侦探啊。

望着天花板,双手垫在脑后,脑海里有个男人的轮廓渐渐清晰,侦探再次闭上了眼睛,有双绿色的瞳仁越来越近,不断放大,就要穿过眼睑贴上自己的眼球。

这是什么高级几D效果,吓人!难道自己平时被那个戏谑意味的眼神捉弄得还不够吗?

所以还是甩上门走吧,侦探宁可在森林中彷徨迷路也不想被墨绿眼睛勾走魂魄。拽了拽衬衫,侦探看向窗外,大概是要下一场大雨,呼吸一次都嫌空气闷热。

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水在食道里似乎流得比平时都要慢,冰凉的感觉滑过胸口,心底的某处又被溅起了波澜。

明明并未感到口渴,却鬼使神差地又倒了一杯水,只不过是倒进左手边托盘里的另一只杯子。

一饮而尽。

冷静下来了吧。

和那个男人合住已有半年时间了。原因无非就是死神体质的侦探在美国租了一栋房子,第二天下课回家就看见房子被邻居家的一场大火给烧得外焦里嫩,而这件事碰巧是FBI正追踪的案件的重要一环,又碰巧由赤井秀一负责。接下来如你们所想,并肩作战、戮力同心,他扛枪来他布线,虽然两个人都挂了彩,但也的确是漂亮地完成了合作的第二个大案子。之后再碰巧赶上房源紧张租不到合适的房子,便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搬进了王牌探员的公寓。名曰借宿。

有点熟悉的桥段不是吗?

王牌先生很忙,经常出差,虽然时间都没有这次长。特别要提到的是,每次归来竟然都带了身世不明的礼物(虽然赤井秀一从来没说过那是礼物)回来,比如说军情六处为了感谢王牌的合作送了他典藏版福尔摩斯全集,又比如嫌疑犯伪装成了花店老板,任务结束后为了清扫现场无奈只能把剩下的花带回来,上次竟是在游乐场出任务的FBI先生为了掩人耳目玩起了射气球游戏,结果抱回来一只一人高的大毛绒熊。

“你确定那是伪装?”大侦探虽是挂着半月眼但还是收下了那些光怪陆离之物。

毕竟那是王牌先生为数不多会笑的时候。

一恍神,杯子垂直降落到拖鞋上,又滚到了地板上。啊,真烦人,原来一年四季不穿拖鞋的自己如今却在大夏天还穿着棉拖鞋。都怪那个明明不爱讲话却有时会变成啰嗦大叔的卷毛。不过也多亏了棉拖鞋杯子才没碎,万一是大探员初恋送的,被自己打破就不好了。

捡起杯子,干脆脱下拖鞋。拿起一瓶波本酒坐在了地板上,没用杯子而是仰头直接倒进喉咙。不优雅,并且难喝。

小心翼翼的推开男人房间的门,干净整洁,和自己所想没有大出入。这么长时间的同一屋檐下生活,侦探从没进过这间房,虽然从未有过明令禁止,但总觉得两个人并不算熟识,本来就是借宿的自己进了主人的房间不免会有窥视其私人生活的意味。侦探环视一周,嗯,没有宫野明美的照片,也没有降谷先生的……等一下工藤新一,你在想什么啊。

就算有也不会摆出来的。

一步一步挪到床边,大侦探扑在了平整的床铺上,打了个滚儿,卷起被子。男人走的时候还是早晚都凉的初夏,被子的厚度也还停留在春天,不一会儿,侦探额前的发丝就湿润了。好热啊,这样想着的少年却睡着了。

让我们进入侦探的梦境吧,生活中多一些浪漫的体验蛮好的不是吗?

果然,如你所料,是那双墨绿眼睛,不过似乎……比我们见过的温柔了许多?

啊,那是王牌这次出差的前一天,在犯人的枪口下救下了孤身勇闯贼窝的侦探。拽着侦探的手腕冲出大楼把他用力往雪弗莱的副驾驶上一扔。“嘶……”侦探被安全带的卡扣硌到了腰。的确,太不温柔了,作为一个王牌也太不冷静了。

“明天去意大利。”男人点了支烟,一脚油门后车子已飞驰出去。

“所以你今天发什么疯?”

“回来会教你打枪,给你携带枪支的资格。”

“这算滥用职权吧。”

“既然拦不住,就教会怎样更强。”

“在说什么啊……”

对话没有再继续,雪弗莱开得快却很稳,为了案件奔波了一天的侦探靠着车窗睡着了。再睁开眼,隐约看到了温柔的绿色湖水——不过只是一闪而过的风景。

第二天少年醒来时王牌已经离开了。中午收到一个生日蛋糕。据说一点都不好吃。

迷迷糊糊听见门锁响了,侦探似乎瞬间恢复了生气,一下子站起身来,毕竟在房间主人不在家之时跑到人家床上睡觉这件事太羞耻了啊。

侦探走出了房间,但忘记了整理仪容仪表——乱糟糟的头发,褶皱不堪甚至上面几颗扣子已经开了的白衬衫,潮红的面颊以及身后敞开的门露出的混乱的床单被褥,都被凯旋的王牌先生尽收眼底。

大探员难得露出吃惊的神情,当视线的焦点落在少年深深的黑眼圈上时,皱了下眉。

“提前回来了?……啊……是因为有天碰巧遇见朱蒂老师……她说大概是后天……如果……”

“一切顺利。你关机了。”

“啊啊啊,忘记充电……那个!赤井先生……前天爸爸来了,借用了你的杯子喝水。”

“嗯。”

“还有!刚才隔壁的猫从窗子跑进来在你的床上疯狂跳舞……我没能阻止。”

“可爱的猫。”赤井从口袋掏出烟和钥匙,转身放在鞋柜上,眼睛扫见了摊开的笔记本上两天后日期上的红色标记。

“赤井先生,其实刚认识你时我怀疑过你是不是因为秃顶才一直戴毛线帽。”

“……”

“可以交换银弹勋章吗?”

“不是一样的吗?”

“那个……我好像中毒了。”

“因为吃了坏掉的柠檬派?或者波本?”王牌勾起嘴角,向自己房间走去。

“不关降谷先生的事啊……那个!赤井……先生?”

男人回头,“中毒症状是神经紊乱和语言功能障碍?”

“嗯……”侦探点了点头紧接着用力摇了摇头,“空调坏了……冷。”

男人一挑眉,看着侦探额头淌下的汗珠和红扑扑的双颊,走回他跟前,手扶上了侦探的双肩。

“那,抱一下?”

“嗯?!”少年猛然抬起头,目光对上了今天闪现了好几次的那双眼,“嗯。”

听罢,王牌先生再上前一步,一手从后面扣住了侦探的头,低下头吻上了还残存酒气的唇,一手将进门前就握在手中的银色小环放上了少年的锁骨窝。

今天还未过完,大雨还未至,我们的大侦探却发觉人生好似要重新开始了。









看到彩色泡泡了吗,看到漫天的粉色爱心了吗,所以说啊,门还是要鼓起勇气开一下的,也许只要你迈出一步,等待你许久的那人就会把力量和希望都塞给你呢。


























“痛!赤井先生你力气太大了!”
“不要这样!放开!赤井先生!”

咳,不过在打开未知的门前,也要做好觉悟啊。额……比如……腰痛的觉悟。

到这里吧,就到这里吧,散了吧散了吧。

Fin.


【写在后面】
感谢阅读!!!
脑洞来自昨天什么都不想干,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自己(其实就是懒……)
第一次写赤新知道肯定ooc,还是感谢包容!
希望赤新多发糖!
再次感谢!